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原神:我的老婆优菈 > 雨第129章 甘雨至
    回到酒店后,白一直都处于心不在焉的状态。

    想起挡在自己身前的那道倩影,他就不由得恍神起来。

    “明明嘴上怎么嫌弃我。”

    “到最后为什么还要保护我?”

    “唉,真是搞不懂。”

    “你知不知道,这样我就欠你人情了。”

    “说好两不相干,你这样怎么还能让我两不相干?”

    “女人啊………真是奇怪的生物。”

    白勾起嘴角,不禁泛起一抹苦笑。

    砰砰!

    敲门声响起。

    白赶紧整理了一下情绪,随后喊了一声,“进!”

    荧推门而入。

    见到来者,白轻轻问了句,“荧?你有什么事吗?”

    因为两人熟络的缘故,荧进来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来意,

    “白,我想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

    回到房间后,她就越想越不对劲。

    那种程度的爆炸,自己不可能安然无恙才对。

    虽然白说最后是刻晴保护了她们,但她心里就是隐约觉得事情没有他说得怎么简单。

    在失去意识前,她似乎隐隐约约看到一个身影挡在了自己面前。

    那个身影比起刻晴来说壮硕许多,所以她有百分之九十的概率可以确定挡在自己身前的那人不是刻晴。

    既然不是她,那便只有白了。

    白看了她一眼,那求知以及“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小眼神让他不得不微叹了口气。

    原本他是不想说的,不过既然荧感觉到了,那再隐瞒下去也无济于事了。

    毕竟再隐瞒下去,迟早有一天她也会知道。

    这样还不如直接告诉她来的痛快。

    随后,他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地复述了一遍。

    在爆炸发生的前一刻,他便提前感知到了。

    就在最后关头,一秒不到的时间,他做出了反应。

    便是挡在荧面前。

    这也是之所以荧能看到壮硕身影的原因,虽然当时爆发的强烈白光让她不得不闭上双眸,但就是闭眼前的那惊鸿一瞥让她觉得事情没有怎么简单。

    其实做出这个决定,白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不过即便他挡在荧面前,两人也大概率无法生还。

    这么做意义虽不大但却能让荧比自己生还的概率大一些。

    后面的情况,她也大概知道了。

    也不详细讲了。

    简而言之,

    就是刻晴保护他,他保护荧。

    唉!造孽啊!

    不知不觉,荧的眼眶已经泛红。

    “白!”

    荧突然哭喊了一声。

    同时一个疾步上前。

    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一把抱住了。

    温软的触感让他有些悸动。

    “白……以后不要这样子了。”

    “我不值得。”

    荧将脑袋贴在他的胸膛前。

    完全没有顾及自己在做什么。

    闻言,白强忍着感觉微微一笑,语气故作轻松,

    “别说值不值得的,就算是换成派蒙我当时也会这样做的。”

    “况且我现在不也没事吗?”

    荧脱口而出,抱着他的玉臂下意识紧了紧。

    “唔………那也不行!以后不许了!”

    见状,白的脸庞浮现一阵尴尬。

    “荧………”

    他忍不住提醒一句。

    “嗯?”荧嗯哼了一声。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

    又抱了一会儿,情绪稍微平复后,她才逐渐发觉自己的做法似乎有些不妥。

    于是她赶紧松开双手,退了一小步。

    同时她的俏脸浮现一抹酡红。

    温暖的感觉消失,她的内心竟闪过一丝失落。

    白的脸庞也有些泛红。

    两人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

    半晌,

    荧才朱唇微张,缓缓吐出两个字,“谢谢。”

    白只是轻“嗯”了一丝,随后缓缓开口道:

    “嗯……其实我觉得如果真要感谢的话,我觉得应该要感谢刻晴,没有她,估计我们两个生死难料。”

    荧轻轻颔首。

    对于刻晴,荧之前对她的不爽眼早就烟消云散。

    啪!

    就在这时,门毫无征兆地被推开。

    白略显疑惑地转过身。

    “白!你没事吧!”

    只见甘雨俏容含忧,急匆匆地来到他的跟前。

    “甘雨?你怎么来了?”

    白看到她有些讶异。

    按理说这个时候,她不是应该在工作吗?

    “我听说你受伤了我就赶紧过来了,你到底怎么样了?”甘雨的俏脸上满是焦急。

    “你们先聊。”

    荧有眼力见地退了出去将门重新带上。

    “我没事啦。”

    说着,白还张开了双臂以示“清白”。

    甘雨仔细打量了一会,确定没事后才缓缓松了一口气。

    “甘雨,我受伤这件事你是听谁说的?”白有些纳闷。

    除了璃月七星的凝光,其他的情报不可能有那么厉害。

    自己才刚回到璃月港没多久,她就知道了。

    这属实有猫腻。

    甘雨如实回答,结果与他所想并无太大区别,“凝光告诉我的,我还听说刻晴伤的很重。”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甘雨睁着卡姿兰大眼睛,其中是满满的求知欲。

    刻晴虽然与她不熟,但是其实力,她还是知道的。

    整个璃月没有几个人能将她打成重伤。

    而且碍于她璃月七星的身份,除了那些远古的老古董,其他人伤她也要掂量一下。

    白扼要地将所发生的重复了一遍。

    甘雨听后,气呼呼地鼓起了脸颊,模样看起来煞是可爱。

    “哼!深渊法师真可恶!”

    说罢,她在心里暗暗做了一个决定。

    等有空的时候,她要抓一个深渊法师过来,然后揍一顿好好出一出气。

    “咦?对了,刻晴为什么执意要拿那个遗迹里的宝藏。”

    甘雨突然想起来。

    闻言,白双手一摊表示不知道,“我也不太清楚。”

    “不过既然她怎么想要,那一定有她的理由,给她也无妨。”

    甘雨轻轻颔首。

    确实,

    一般情况下,刻晴都无欲无求的。

    这次执意要宝藏一定有她的理由,让给她也无伤大雅。

    “对了白,随我去一趟群玉阁。”

    “凝光找我?”

    白猜测道。

    甘雨轻轻臻首,“嗯,具体是什么,我也不太清楚。”

    “好。”白爽快答应了。

    具体凝光找他干嘛。

    结合一下甘雨之前所说的,他大概也有一些隐约猜到了。

    无非就是两个,

    遗迹或者刻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