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长生路行 > 第六百章二十章 传送回谷
    元婴修士寄存之物,自然不可能如此随便就放在这处万圣楼中,即便南明城可以说是固若金汤。

    南明城出于人、海两族疆域边缘,虽然此地多有人族金丹、元婴修士往来,而且在之前的千万年里,玄远宗、碧霄宫两修仙圣地合力在此处布下大阵,就是化神妖尊领着二三十位余元婴妖君前来攻打,只要在城中坐镇的数位元婴真君能及时催动大阵,那就能自保无虞。

    可若是妖尊先探明了城中人族元婴所在,以迅雷之势扼杀之,那阵法再强也是无用。

    除此手段外,对方要强行攻打,必须事先截断岛屿附近所有的灵脉,阵法每时每刻消耗着海量的灵气,没有灵脉来供应灵气,那就只能用灵石来补充,这时间若是三五天还好,但要是拖个一两个月,那就是玄远宗也要伤筋动骨。

    当然这伤筋动骨,只是玄远宗元婴老祖与其他同阶修士闲聚时的说辞而已。

    在其他元婴修士眼中,玄远宗、碧霄宫、水月渊、玄冥宫、缥缈谷五派,可不是寻常的元婴宗门。这等从上古末期传承至今的宗门,底蕴定是厚实的吓人,区区一个南明城的护城大阵数月的灵石消耗,就能让玄远宗伤筋动骨,实在是让人笑掉大牙。

    但若是激发了法阵,通常也不会开启太久,因为在这期间,不管是通过一些隐蔽的传送法阵,或者由元婴修士所持有的玄感法宝,自然能轻而易举地将消息传出去,到时自有人族化神尊者与诸多元婴修士前来支援,消解灾祸。

    这数万年来,南明城也曾短暂地沦陷过两三次,而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面,整座城池被妖族、海族刮地三尺,洗劫一空。

    万圣楼若将元婴真君寄存之物放在这里,那这些损失就只能由他们来赔付了。可这些元婴老怪之所以要寄存某些东西,那绝大部分是因为各种不便明说的原因,要是将其弄丢了,那可不是简单地赔付就可以了。

    因此即便是这丢失的几率微乎其微,万圣楼或者其他传承长久的店铺,也不敢将真正贵重之物放在此地密室中。

    正如灵尸化名的‘崖山’真君,他把宝物寄放在万圣楼以后,哪怕数十年不曾出现过一次,他也根本不担心对方会将这些东西私吞,或是以各种借口拖欠不给。毕竟没有任何势力会想要惹到一位元婴修士,尤其是在己方理亏的

    至于由金丹修士保管,财帛动人心,偷盗逃窜的事情又不是没有发生过!这就更不用提了。

    所以曾黎离开雅间之后,就快步去往密室,通过楼中传送法阵,将‘崖山’真君拿出来的信物传送至总楼,而那边的修士又要确认信物真假。

    如此一来回,就要多费一些时间,灵尸与张世平心中对此早有准备,倒也不至于那么没耐性。

    灵尸负手在窗前,通过莹白的阵法灵光,静看着城中大街上往来的修士,而张世平则是闭眼依坐,半仰着头,一手握着个黄光蹭亮的酒葫芦,时不时地抿上一口,一手放在自己大腿上,富有节奏地啪打着。

    两人就这样一站一坐,过了半柱香时间。

    或许看烦了街上的人潮,灵尸转过身,缓步走到张世平身边。

    “你的心有点乱了,是因为之前那两个小辈?”灵尸坐下,开口问道,语气中有些许的不解。

    “只是想起了些旧事,物是人非,偶作缅怀聊以慰藉罢了。”张世平摇了摇头,又拿起酒葫芦轻抿了一口。

    “是故友吗,有往事能回首,也是人生的一件幸事。只是老夫这种无根无底的人,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感情。”灵尸轻道。

    “怎么样的感情?既像酒,又像茶,浓烈甘淡,随人而行。这是晚辈青火谷中所酿的美酒,名为珀光,不知前辈可曾饮过?”张世平轻轻地一挥手,桌上就出现一酒葫芦,轻送至灵尸手边。

    “珀光,此名何来,可有典故?”灵尸看着张世平问道。他拿起葫芦,没有喝,只是端详了几眼后又轻轻地放下。

    “酒名是祁师兄所起,其中到底有何典故,晚辈也不知道,不过是这称呼叫的顺口,也就顺沿用下来而已。”张世平说道。

    “祁师兄,你说的可是祁峰,青禾的弟子?”灵尸问道。

    张世平点头应是。

    突然之间门外莹莹灵光护罩外出现一道模糊地人影,随即之前离去的曾黎盈盈地走了进来,对着灵尸行了个礼,展颜笑道:“久等了,东西已经取来了,还请前辈过目!”

    说完后,她一翻手,手中多了一个四方黑盒,长宽不过分许,厚半指左右,盒身四周以及上下,都圈刻着形似卷云的金色符纹。这些金纹给人一种流动之感,张世平定眼一看,这才发现每一道金纹,都由数以万计的金甲小虫构成,端是奇异!

    “东西没错,老夫也不就不再多打扰了,就此告辞吧。”灵尸接过黑盒,看了几眼,这才起身,朝着门外走去,一晃就消失不见。

    张世平见此,无奈地笑了笑,将桌上那两个酒葫芦收起以后,也站了起来。

    “那张某也告辞了,曾道友不用送了。”张世平拱手说道。

    “曾黎就不多留张道友了,免得让崖山前辈多等。”曾黎轻声笑道。

    张世平一步走出,就是数丈,不过数息时间,人就出现在楼下大厅中,他眼珠子转了下,看唐虞与徐苏已不在以后,这才又走出数步,一下子就跨出了万圣楼,朝着兽车而去。

    “启程吧。”张世平走到兽车前,对着正在为灵兽清理皮毛的车夫说了一声,人就进了车厢。

    车夫应了一声好,连忙收起了毛刷子,又轻拍了拍御风马马背,这才坐上车辕,拉了下缰绳,轻吁了一声,兽车就辘辘地跑了起来,汇入青明城那十余丈的大道,奔行疾驰。

    ……

    ……

    小半个时辰,玄远宗一处传送法阵中泛出莹莹的灵光。

    里头的张世平手持着青铜色的令牌,上面有“挪移”两字,令牌所散发的青色光罩护住了他。

    随着白光一闪,张世平就越过了数万里之遥,从南明城一下子回到了滨海城中。

    他稍微修整了下,就马不停蹄地赶回了青火谷,随即他挥退了在谷中火潭劳作的奴仆,还有一些宗门与家族的低阶修士。

    而后谷中青红灵光交织大方,法阵悠然升起。

    ……

    ps:感谢‘鱼之灯’,‘小厮!’,‘书友2021420174655704’的打赏。

    前面在铺垫,建议可以养肥一些再看,情节会比较流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