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 第一千零三人十二章墙倒众人推
    抚慰完真田信繁之后,斯波义银马不停蹄赶回前沿,带领休整就绪的骑军渡河。

    百余骑马姬武士士气高昂,追随义银意图再建新功,可刚才过河,就迎来一个坏消息。

    “什么?多目元忠在佐野城收拢溃兵?她没有撤退吗?”

    义银皱眉望向雾隐才藏,军同组的忍众活跃在战场周围,传递最新的军情。此时,她为主君带来了一个非常糟糕的消息。

    雾隐才藏鞠躬道。

    “禀告御台所,多目元忠并没有撤退,反而带着麾下军势出战。

    她收拢部分溃兵在佐野城休整备战,自己带军伏击我军军势,已经给我军造成了一些损失。”

    雾隐才藏说得含蓄,但义银一听就明白了。北线的关东侍所备队都是疲惫之师,追击溃兵不过是挟着大胜的一口心气。

    多目元忠的佐野城守军主动出击,打了追兵一个措手不及,关东侍所备队士气受挫,很难再一鼓作气拿下佐野城。

    而不把佐野城这颗钉子拔掉,义银的骑军也不好南下追击北条氏政,让自己陷入腹背受敌的险境。

    义银叹道。

    “天不绝北条家。”

    随着北条大军溃败,北条家的底蕴开始浮现。足利义氏与北条氏政搞出来的大溃败,竟然被这些心存死志的忠臣良将给挽回了小半。

    北条家经营三代,历代家督励精图治,与家臣团紧密团结。此刻,义银终于体会到北条家的可怕之处。

    因为足利义氏与北条氏政的冒进,合战大胜后难免起了轻视之心的斯波义银,心底浮起一丝敬意与不确定。

    有这么多甘心为北条家殉死的重臣,陷入绝境依然士气高昂,死战不退的姬武士,北条家不愧为新的关东霸主。

    上杉辉虎想要借助合战大胜,一口气推倒北条家的计划,恐怕很难实现。

    激进的北条氏政闯下大祸,老奸巨猾的北条氏康不会再让她胡来,一定会重新走到幕前,稳定人心。

    因为北条忠臣们的主动断后,北条家的核心力量没有全部被消灭在佐野领,北条氏康还有军力可以调整战略,重新布局。

    这位老家督再次全面执掌权力,对越后大军的考验才是刚刚开始。

    义银叹了口气,不再去想这些麻烦。他望着佐野城方向,说道。

    “派人去唐沢山城,告诉佐野昌纲我军大胜的捷报,让她下山参与佐野城攻略。

    再派使番去告知中军上杉殿下,佐野城守军反扑,我将接管北线军务,攻略佐野城,追击北条氏政的目标无法达成。

    通知山中幸盛,我将接管指挥权。关东侍所各支备队疲惫,要警惕多目元忠突袭,等我抵前指挥作战,让她先稳住阵脚。”

    ———

    金秋时节,佐野昌纲行首义之举,倒向越后一方。北条氏政大举攻入佐野领,围困唐沢山城。

    越后大军毅然南下,战兵八千对二万,为唐沢山城解围,双方在佐野领平原爆发大合战。

    合战的结果让关东各家瞠目结舌,强大的北条家被越后大军打得满地找牙。

    北线,关东将军足利义氏被俘,北条龙山战死阵前,多目元忠死守佐野城,城破切腹。

    中军,北条纲成与清水康英掩护北条氏政撤退,先后断后殒命。

    南线,北条家麾下国众发现北条氏政撤退,纷纷夺路而逃。富永康景与远山纲景死守河岸不退,战没阵中。

    北条家精锐覆灭大半,五色备无一幸免,全部倒在佐野领的平原上。

    北条氏政装作合战大胜,以斯波义银的御旗骗过古河领的簗田晴助,带着残余军势绕路,仓惶逃到河越城补给,迅速返回小田原城。

    之后,各家国众纷纷逃离战场,北条大军战败的消息再难隐瞒,公告天下。

    大道寺盛昌在河越城苦苦支撑,武藏国众离心离德,关东各国武家更是蠢蠢欲动。

    一时间,关东局势大变。北条家危机四伏,风雨欲来,沦落飘摇之境。

    ———

    小田原城,天守阁。

    北条氏康仔细阅览风魔忍众刚才送来的情报,神色凝重。

    坏消息一个接一个的传来,关东平原的武家们相互串联,在形势明朗的此刻,再一次选边站队。

    上野国内,北上野箕轮众首领长野业正,再次强调对山内上杉家的忠诚,联合西上野国众向南进军,为上杉辉虎攻略平井城。

    平井城是上野武藏两国山地门户,北条家派遣的城代多目元忠,已经在佐野领阵亡,领地乱成一团,无力阻挡西上野武家的步伐。

    上野国内最大的国众由良家,开始旗帜鲜明力挺上杉辉虎,对国内最坚决支持北条家的那波家,展开攻势。

    厩桥长野家,大胡家,赤井家等上野各家纷纷动摇,越后大军强势击溃北条大军,让她们先前的抗拒态度变得非常可笑,处境危险。

    而上野国之外,下野,常陆,下总,上总,安房五国武家纷纷响应上杉辉虎的号召,团结在这位关东管领麾下,动员军势共伐逆党。

    武藏国内,北武藏的有力国众,忍城成田家,岩付城太田家进献太刀,承认上杉辉虎这位关东管领。

    武藏国中南部,松山城上田朝直,江户城太田康资态度暧昧,大道寺盛昌独守河越孤城。北条家的三城一线防御战略,已然崩溃。

    一夜之间,北条家仿佛回到河越夜战之前,几乎失去了相模国之外所有领地的掌控权,遭受整个关八州武家的围攻。

    面对极速恶化的外部局势,北条氏康被压得透不过气来。但越是形势恶劣,她越是要表现得情绪稳定,不急不躁。

    北条家刚才大败一场,损失惨重,全家上下的眼睛都盯着她。若是她也慌乱,北条家就真的完了。

    看了许久情报,没有一个好消息。北条氏康活动一下僵直的脖子,开始写信。

    北条家需要时间调整,她只能扯下自己的老脸,恳求各家三思。必须想办法迟缓上杉辉虎的攻势,她才能有喘息之机,重整旗鼓。

    北条氏康一代英主,叱咤关东数十载,如今低声下气求人,为人耻笑,一世英名可谓丧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