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姑奶奶她修仙回来了 > 3139 陆恒活了
    “哈哈哈哈哈!!!”

    狂喜到癫狂的笑声响彻整座魔宫,鲜红的衣袍狂舞着,与主人共同享受这份喜悦。

    刚回到偏殿,死里逃生的王舒月忽然听见如此魔性的笑声,心神一阵激荡,高度紧绷的神经再次遭到重击,一口心头血喷了出来!

    王舒月:“摩罗刹我日你祖宗!咳咳咳......”

    嘴里骂着,却不防血液逆流呛入气管,王舒月猛咳起来,好险没被呛死。

    那大笑声久久在魔宫内回荡,王舒月捂住胸口眉头皱了起来,直接封闭听觉,这才觉得世界安静下来。

    不过,摩罗刹笑什么呢?

    王舒月深吸了一口气,百思不得其解,干脆不去想了,盘膝调息片刻,把身体里的於堵疏通,这才觉得呼吸顺畅。

    外面血色的洞窟暗了下来,之前是鲜艳的红色,现在变成了暗红色,重新开启听觉,整个魔宫仿佛安静了下来。

    王舒月看着眼前这空荡荡的宫殿,正想着云鹤宗的同伴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发现自己消失不见时,一道黑影出现在破烂的殿门外。

    王舒月一惊,又来?

    门悄悄打开,是那个黑袍人,他离地虚浮着飞了过来,王舒月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却没想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想走就跟我来。”冷漠的声音,王舒月觉得很熟,一时间记不起自己在哪里听到过。

    她警惕的看着面前的黑袍人,来人浑身都笼罩在黑袍之下,身高莫约一米八出头,身形消瘦,只能看到一个苍白得不似真人的下巴。

    不等她问这是在耍什么把戏,黑袍人已经转身,朝殿外飘去。

    王舒月看着敞开的大门,迟疑片刻,决定试一试。

    反正也不能比现在更差了!万一是友军呢?

    可是她心里清楚,她不可能有友军会出现在魔宫这地方,现在只是凭着直觉赌一次运气而已。

    四下张望,确定殿内殿外都没有埋伏,大门敞开着,这诱惑力实在太大,王舒月还是没忍住跟了出去。

    黑袍人在前飘着,两人中间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走过红色的奈何桥时,王舒月忍不住瞥了眼对岸草棚里的老妪,她仍是一动不动。

    忽然,她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突然转过头来,一个白森森的骷髅头映入眼帘,王舒月倒吸了一口凉气,急忙加快两步,跟上神秘的黑袍人。

    直到两人走过彼岸花海,光明正大略过阎王殿,走进一个狭小石缝,王舒月这才敢相信,眼前这个黑袍人,是真的要带她离开。

    “你是谁?”忍了又忍,王舒月还是没忍住,小声问。

    黑袍人不语,只停了下来,等她靠近,才打开眼前的石门,示意她出去。

    石门之外,另有天地。

    这是一个荒废的院子,明亮的月色下,杂草迎风飘荡,野蛮生长。

    王舒月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

    她回头看,黑袍人正从一个石壁上,凭空走了出来。

    “继续走。”他开口说了简单的三个字,继续在前领路,两人穿过院子,穿过几间屋舍,来到墙根下。

    墙外,竹林掩映,夜里的虫吱吱叫,风吹得树叶沙沙响,王舒月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出来了。

    现在只要过了这到墙,她就能离开。

    可玉麒麟怎么办?

    就在黑袍人指着院墙示意王舒月自己翻过去的前一刻,她忽然想起了这个重大问题。

    “你到底是谁?!”王舒月忽然上前一步,来到黑袍人面前,冷声质问道。

    黑袍人沉默着,月光如水,帽兜下的脸隐藏得很好,王舒月只感觉到有一双眼睛正在静静望着自己。

    惨白得没有一点血色的手从黑袍下抬起,慢慢掀开了黑色帽兜,一双孤傲的凤眼露了出来,王舒月眼睛瞬间睁大,难以置信的往后爆退两步。

    “陆、陆恒?!”

    不,不是陆恒,陆恒已经死了,她亲眼所见。

    那眼前的人是......陆恒的尸体活过来了?

    王舒月看着面前这张脸,汗毛炸起,夜风吹来,她冷得狠狠打了个哆嗦。

    陆恒并没有什么表情,他抬手指了指身前的墙,“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是陆恒的声音没错!

    王舒月震惊的追问道:“你怎么活了?”

    还有一点她没说,那就是他怎么会好心救她?他因她而死,不该恨透了她,杀之而后快?

    事出反常必有妖,王舒月迟疑着,没有立马离开。

    她现在走也没用,没有飞行器,她跑不了多远就会被摩罗刹抓回来。

    况且还有玉麒麟在摩罗刹手里,她不能丢下它不管。

    可是,逃生之路近在咫尺,已经走到这里,她必须得做些什么。

    陆恒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有些不耐的催促她:“快走!”

    他越这样,王舒月越不敢走,她左右看了看,忍不住怀疑眼前的陆恒到底是不是陆恒。

    死劲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肉,王舒月疼得眼都红了,清晰的刺痛感告诉她,这不是幻境。

    “走啊!”陆恒语气凶狠起来,他的脸本该配合着露出狰狞的表情,但现在却僵硬得像面具,没有任何表情。

    这画面诡异极了,王舒月心里暗暗警惕起来,配合的点了点头。

    再次回头看了他一眼,在他不耐的目光下,翻过不算高的院墙,来到那片自由的竹林。

    王舒月看着前方被月光照亮的路,带着几分不真实感,快步跑了起来。

    却不知,留在墙内的陆恒,有神的凤眸瞬间黯淡下去,他的头微微低垂着,僵硬的停在原地,彻底成为一具躯壳。

    王舒月奋力的跑,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用最快的速度跑出竹林,就看到了山脚下城里的万家灯火。

    她一喜,又警惕的往竹林里看,停了片刻,不再迟疑,向着山脚城池飞去。

    在不容易被注意到的长袖内,她指尖不停打着法诀,将自己路过的路径全部标记下来。

    这是她的天赋神通明目衍生出来的新功能,以前她只能知道自己在什么方位,但现在,她已经可以把自己的足迹留下,只要有人来找她,就可以顺着坐标找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