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姑奶奶她修仙回来了 > 32鱼0 搁这钓鱼呢
    但就在王舒月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能跑到城墙下时,凄美的夜色中,一袭红衣悄然踏上墙头,一双血眸,玩味儿的看着城墙之下的她。

    王舒月眼睛眯了起来,袖中拳头瞬间握紧。

    他妈的,搁这钓鱼执法呢!

    王舒月一点都没有感到意外,甚至还有种意料之中的感觉。

    摩罗刹正要讥讽一句“想逃?”,话未出口,就被王舒月扔了个大白眼,臭丫头眼中一点惊讶、恐惧都没有,反倒觉得......他幼稚?

    红眼眯了眯,摩罗刹暗自开解自己,但愿是他会错了意。

    一个小丫头片子,怎么敢鄙夷嗜血残暴的鬼王?

    他从城墙上飞了下来,广袖一卷,就将王舒月带了回去。

    大步走进阎王殿,一甩衣袖,将这胆大包天的臭丫头片子丢进猩红的血池中,施施然掸开衣袍坐在宽大的白骨王座上,阴冷的看着她。

    浓郁的铁锈味儿混合着几种说不出来的恼人香气将王舒月包围,还不等她在血池中站稳,一个踉跄就坐倒在那浓稠的红液中。

    一仰头,十七个待宰羔羊高高吊在血池上,身上血液已经流干,仿佛干尸一样的身体,风铃一样错落有致的挂着。

    这样残暴的一面显露在眼前,让王舒月清晰的意识到,王座上的那个男人,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魔头!

    摩罗刹单手撑着自己幅度堪称完美的下巴,兴致勃勃的看着王舒月脸上不断变幻的神情,只觉得有趣儿极了。

    他看着她从血池里挣扎着爬上来,跪坐在地上干呕着,打了个响指。

    陆恒端着一个青玉杯机械的走了进来,将青玉杯递到她面前。

    杯子里是清澈的水,王舒月却想起血池里的诡异香气,只看一眼,就吐了。

    她的胃里不断翻涌,折腾得她再没有一丝力气,却多想那猩红的一片,呕吐这才止住。

    青玉杯再次递到面前,王舒月直接将身上湿漉漉的衣服全部脱掉,只留下最里面的背心和马裤。

    她将那鲜红的衣裳裹起来朝那白骨王座恶狠狠掷去,年轻人黑色的眼里盛满了怒火,欲将他焚烧成灰!

    摩罗刹手指都没抬,那团衣物就已经被烈焰燃尽,连灰都不剩。

    面对王舒月如此挑衅的行为,他玩味儿的目光终于冷了下来。

    苍白大手一挥儿,陆恒消失不见,青玉杯也没了。

    王舒月冲地上“呸”的吐了一口口水,在愤怒之下,嘴里那点味道已经不算什么。

    她重新站了起来,质问道:“陆恒是怎么回事?”

    摩罗刹抬了抬浓眉,取出了那根玉箫,喃喃自语般的说:“看来还真认识啊,你们很熟吗?”

    他虽是问,目光却不看她,只看着手中的玉箫,似乎能看出一朵花来。

    王舒月看得出来,这人嘴里就没一句正经话,懒得回他。

    她不说话,他倒是来劲了,自顾自的说:“那只是一具躯壳而已,你还不知道吧?”

    “哦,好像谁也不知道,就本王和陆远游知道,你既然有兴趣,那本王说来与你听听。”

    “陆远游把他儿子的神魂和身体都悄悄藏了起来,堂堂正派掌门,居然跑到魔宫来求本王这个他们喊打喊杀的大魔头,传授他死而复生的秘术,你说好笑不好笑?”

    “当然了......”他得意的勾起嘴角,“本王是个心善的人,最看不得人家父子分离,就勉为其难的,还他一个傀儡儿子。”

    “你说,本王是不是很善良?”他笑得邪魅,眼里却没有半分情绪。

    “你孤独。”

    大殿内,忽然响起女子笃定的声音,她冷笑着对他说:“整个魔宫一个活人都没有,我深深的同情你!”

    “你不怕我杀了你?”他仿佛并不在意她的话,含笑的指了指房梁上的风铃们,“就像是她们那样,放干你的血,然后痛苦死去。”

    王舒月却像是看透了他,嗤笑道:“你不敢。”

    真要杀她,她早死一千回了,而不是在这里和他打嘴炮。

    “你留我做什么?是想留个人和你说话吗?毕竟一个人演双簧这种事,我可真是活久见。”王舒月故意刺他。

    然而,对方却和她说着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穿这么少,你不冷吗?”

    摩罗刹新奇的扫过她暴露在外的每一寸肌肤,猩红的眼里却没有一点琴欲。

    王舒月走上前来,无所谓的摇了摇头,示意他有什么目的就直说。

    “你到底想干什么?纠结来纠结去,不如放我回去,我立马让人送你一份大礼!”

    群攻杀了你这老贼!王舒月在心里暗暗补充道。

    摩罗刹放下玉箫,仿佛重新认识她一样,忍不住又问了一遍:

    “到底是谁给你的勇气,竟敢这样同本王说话?王舒月,你知道你靠什么活到现在吗?”

    他身体忽然倾倒过来,阴冷的手一把攥住了她的下巴,视线落在她那双灵动的眼睛上。

    王舒月心里一惊,莫不是要挖她的眼?

    她被他蛮横的力道往前一带,整个人重重倒在宽大的案台上,那些从储物袋里倒出来的东西还有残留,眼角余光瞥见一张传送符,王舒月不管下颚上的痛,飞快伸出了手。

    摩罗刹冷笑着,年轻人的动作看在他的眼里,比蚂蚁爬得都慢。

    眼看着王舒月捏碎了黄符,斗转星轮脱手而出,逆向一转,时间倒流。

    王舒月都看到那亮着灯的城池了,结果眼前一黑,她竟然又回到摩罗刹身前,手里还攥着一张完好无损的传送符。

    这次,摩罗刹可没心情再跟她玩下去,指尖一动,黄符自燃毁灭,王舒月手中空空如也。

    看到摩罗刹头顶盘旋的那小片宇宙幻影,王舒月明白过来,时间倒转了。

    “斗转星轮?”她不太确定的问。

    “你倒是识货。”摩罗刹收了法宝,手里多出一个手机来,点亮屏幕,直接怼到她面前,语气阴森的逼问:

    “既然知道的那么多,那你告诉本王,这是你的什么人?!”

    瞧见摩罗刹掏出自己山寨机的那一刻,王舒月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当瞥见姑奶奶那绝美背影的屏保图纸时,绝望的气息瞬间将她笼罩。

    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