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九龙抬棺 > 第三百三十五人章 做一个男人,真的好难
    刘芳芳的阴阳术之所以如此犀利,肯定和那本秘籍有关。

    这个徐莹,或许为了保持肉身不腐,也想要得到刘芳芳的那本《十方经》。

    这个老妖怪都已经存在了上千年,那修为绝对是一流的。

    既然得知刘芳芳拥有《十方经》,何不自己动手呢。

    难道说连同这个千年老妖也十分惧怕刘芳芳?

    我觉得,或许是她体内的力量被封印了吧。

    亦或者是因为献祭的缘故。

    我摇头道:“什么《十方经》?我根本就不知道,再说了,那都是刘芳芳生前的宝贝,都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谁知道那东西在什么地方呢。”

    唐刘两家因为老祖去世,发生了变故。

    我估摸着,芳芳自己恐怕都不知道东西在哪儿了吧。

    闻言,徐莹冷哼了一声,道:“你这是不帮我咯?”

    她刻意挺起了胸脯,主动靠近了我的脸庞。

    撩拨的动作,瞬间让我荷尔蒙激素激素飙升。

    我控制不住的搂紧了她的腰身。

    温纯的触感,让我浴血膨胀。

    一头扎进了她的胸怀。

    温凉的触碰,瞬间让我恢复了一丝清醒。

    吓的我连忙抬起了头。

    真是被我的举动吓了一大跳。

    自古以来,英雄难过美人关,更何况我不是英雄,更过不了美人关了。

    徐莹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中了我的情蛊,你是无法摆脱我的魅惑。”

    望着她千娇百媚的模样,情不自禁浮现出替她洗澡的那一幕。

    只感觉体内的大坝就要决堤了。

    不,

    我不能这么做。

    芳芳为我付出了太多太多,我不能辜负她。

    可我内心在倔强,身体却很诚实。

    本想要逃离,却不曾将她拥抱的更加紧密了。

    这暧昧的姿势,像极了爱情。

    娇媚道:“哦,罗唐,你可是和咱们天耀集团签了卖身合同呢,十年呦。如果你想单方面的毁约,也是可以的,你得无条件的赔偿公司五百万的损失。这个不用我多说了吧,嘿嘿,还有,如果你想要刘芳芳看见咱们现在如此暧昧的举动,还有你今晚的表现,我倒是不介意三人打扑克呢。”

    沃特法克。

    此时此刻,心中一万头草拟吗在策马崩腾。

    这个老妖怪。

    看来,在没解除献祭前,绝壁不会放过我了。

    更为要命的是,我中了她的情蛊。

    面对芳芳那小妮子,我都不知道如何跟她解释了。

    即便这不是我情愿的,可,这种事情只会越猫越黑。

    即便我浑身是嘴,恐怕也难以解释清楚。

    我忍不住的破口大骂道:“你不讲武德……”

    “感情没有武德可言。”

    说着她夹了一块羊肉,送了过来。

    我倔强着闭着嘴巴。

    “怎么咯,要不我现在派人去接刘芳芳过来……”

    她轻声的威胁道。

    麻蛋。

    这个该死的老妖怪。

    真是把我拿捏的死死的。

    无可奈何,只好乖乖的吃了下去。

    此时此刻,只感觉狗生坍塌。

    早上出门的时候,芳芳都还在查岗呢。

    这要是得知我与徐莹如此的暧昧,那还了得。

    徐莹扭捏的扑进了我的怀里,将脑袋贴在我的脸庞,双手环抱着我,这姿势,别提有多暧昧了。

    要是一个超级大美女,这绝逼是一种很享受的事情。

    可,一想着怀里的这位,是一个千年的老妖怪,顿时,我就想吐。

    她贴着我的耳朵,柔声细语道:“让我主动的男生,你还是第一个呢,怎么样,喜欢吗。”

    说着,她还在我的嘴唇上亲吻了一口。

    你还别说,这家伙还真是撩人呢。

    整的我都快要破防了。

    不行。

    我必须得找借口开溜了。

    再这样下去,我就要流鼻血了,还是俩鼻孔的那种。

    她嘴角噙着一抹得意弧度,道:“放心吧,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也会保密的呢。”

    我想,既然我已经被她给惦记上了,那么,无论我做什么,也都逃不掉她的魔掌。

    做一个男人,真的好难。

    特别是像我这么帅的男人,更难……

    没办法,我硬着头皮和她一起吃完了这顿暧昧大餐。

    紧接着,她随手丢给了我三十万。

    “咯,表现不错,给你的奖励。”

    我内心里是拒绝的,当即愤怒道:“你以为我这样,是为了你这几个臭钱吗?”

    结果,徐莹双目直勾勾的看着我,淡漠的道:“是……”

    卧槽……

    这一句话,当真是让我无言以对。

    麻蛋,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真是的把我拿捏的死死的。

    现在刘芳芳还有量量都急需要钱,特别是刘芳芳,一旦没有了养魂香的支持,后果不堪设想。

    我可不想给自己留遗憾。

    想了想,终究还是接了下来。

    加上之前的二十五万,瞬间就拥有了五十万。

    拿着钱,问候了一下她的祖宗十八代,然后,很是气氛的离开了。

    被一个千年老妖惦记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这绝逼是一个不定时的炸弹,随时都会要了我的狗命。

    一路上,我犹豫着要不要和芳芳坦白。

    或许,这小妮子有解决的办法呢。

    我买了一些鱼和青菜,就回去了。

    回到宾馆,芳芳整津津有味的看着书籍。

    她看起来风韵律然。

    “回来啦。”见我回来,她放下了书籍,高兴的打着招呼。

    “嗯,我买了一些菜回来,今天做大餐。”说着,我就逃一般的进了厨房。

    “怎么样?今天顺利吗?”小妮子光着脚丫子就走了过来。

    心烦意乱,满奶子都是徐莹的事情。

    想了想,芳芳已经够可怜的了。

    我也不想在让她痛苦了。

    犹豫再三,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勉强挤出了一丝微笑,道:“咯,这是今天的报酬。”

    刘芳芳秀眉轻挑道:“哇塞,这老板还真是大方呢。”

    我只是讪讪的笑了笑,不敢搭话。

    生怕漏了陷儿。

    小妮子接过了钱,顿时嬉皮笑脸的又伸手道:“嘿嘿,拿出来吧?”

    卧槽,

    不是已经给你了吗?

    五十五万。

    我很是诧异的道:“拿来什么?”

    她笑呵呵的道:“口红啊……”

    什么?

    口红???

    什么情况?

    刹那间,我明白了过来。

    难不成,是徐莹亲我的时候,让我的嘴唇粘上了她的唇印。

    阿西吧。

    之前一直想着情蛊的事情,竟是忽略了这一茬儿。

    苍天啊,大地啊。

    我竟是不小心被那个千年老妖给坑了。

    这让我如何去和她解释口红的事情。

    难怪这小妮子刚才会说出口红的事情呢。

    感情是发现了我嘴唇上的口红印了。

    一下子让我虎躯一震。

    内心里不禁把徐莹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骂了一个通透。

    见我一脸懵逼,

    小妮子忽然一个回首掏,触及了我的腰身。

    一下子让我忍不住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这人最怕挠痒痒了。

    “哈哈哈哈……”

    一边给我挠痒痒,一边追问道:“罗唐,说,你把口红藏哪儿了?”

    这让我无可奈何了。

    我已经想象到今晚跪榴莲的场景了。

    正当我满脸苦涩的时候,

    只听小妮子欢天喜地的道:“哇……大兰蔻?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款了。”

    着实没有料到,我的口袋里,居然会有口红。

    我从来都没有买过这玩意啊。

    这一次,我才见识到徐莹的厉害。

    只怕是,她是给了我一次下马威,若是我不听她的话,后果可谓是非常的严重。

    刚才真是吓坏我了。

    我之前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苦涩的笑了笑。

    看着她高兴的像个孩子,我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她心情大好,兴奋道:“累坏了吧,快去歇息吧,本姑凉亲自下厨。”

    什么?

    这位大小姐,居然还会下厨?

    我怎么那么不信呢。

    很是诧异道:“你确定是亲自下厨,不是亲自下毒?”

    小妮子可就不乐意了:“本小姐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斗得过小三,打得过流氓。我要是生活在古代,根本就没有那些御厨的事儿。”

    说着小妮子就开始在厨房里捣鼓了。

    许久之后,她端出了一口大锅。

    兴奋的手舞足蹈道:“快来尝尝我亲手做的澎鱼宴……”

    噗嗤……

    澎鱼宴……

    想不到这个小妮子居然也这么的幽默。

    可当我打开盖子的那一刹那,顿时呆立当场。

    哇靠,

    这个场景好虚幻。

    不对,

    不对,

    肯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再次打开盖子的时候,锅里的鱼还在欢快的游动着呢。

    大厨的手艺真不赖,这是要让我尝尝越南美食的节奏吗?

    “你这澎鱼宴,是认真的吗?”我大眼瞪小眼。

    顿时间,刘芳芳嘿嘿一笑,道:“咳咳,装逼失败,纯属意外,意外,嘿嘿……”

    用脚趾头也能够想到这货的厨艺了。

    当真是不敢恭维。

    接下来,我就成了她的试毒员,不停的尝试着各种黑暗料理。

    忽然感觉,我能够活到现在,还真是不容易啊。

    酒饱饭足之后,小妮子古怪精灵的道:“罗唐,你,喜欢玩水吗?”

    “喜欢啊?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我有点迷惑。

    下一秒,小妮子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弧度。

    “喜欢啊,那好吧,碗筷就交给你了,嘿嘿嘿嘿……”

    哎呦,我去,

    敢情她这是在套路我啊?

    这个小妮子竟是如此的调皮。

    我无情的翻了翻白眼,道:“我是喜欢玩水啊,但我不喜欢玩热水啊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