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全能夫人狂又野 > 0585 再会
    慕野钦回来,已是下午饭点。

    他看见一沙发东西怪狐疑的,看了u盘内容后,一瞬暴躁,打爆了阿桀的电话,将他骂的狗血淋头。

    大体意思,身为助理,连老板的隐私都保护不好,尽管这是子虚乌有的。

    阿桀很心累,默默扶额,由着他骂,无底线迎合无数遍“是是是我的错、对不起”后,慕野钦咆哮:“给老子查!削不死这狗玩意儿,老子改名念野钦!”

    慕野钦狠狠摔了手机,叉着腰呼呼喘气。

    念?

    话说他的小白呢?

    他这才想起人来,自己的办公室只有阿桀和小白能进来,难不成这些东西是她送来的?

    u盘里的内容她看过了?

    慕野钦火气又蹭地上涨,将本来没摔碎的手机猛地一脚跺成稀巴烂。

    他知道现在是饭点,小白去吃饭了,但是等不及要见她,给她解释,拿起外套出了门。

    先在公司餐厅转了一圈,没找到人,然后他开着车在附近餐厅一家一家地找。

    这个时候是璃沫,已经和傅兮吃过饭了,两人兵分两路,走往各高档购物中心。

    她们去观察市场情况,看看现在哪款主流最受欢迎。

    璃沫希望将来帝华的品牌推出后,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

    “天,太棒了,哪家的牌子?帝华?我就知道,帝华出产,必是精品。”

    而不是“哦,这是帝华的品牌,那我买吧”,如此差强人意。

    所以一有空,她就会和傅兮四处走走。

    这个点也正好是放学时间,高峰期,街道上又车满为患。

    十字叉口处,傅兮在等红灯,瞥见了对面的璃沫,挥手喊:“师傅——”

    璃沫正专心盯着一处,没听见她的呼喊,绿灯亮了,傅兮迈步走出去。

    到马路中央时,对面的直道驶出辆车,驾驶位的玻璃半降着,傅兮霎时定住了,呆呆望着里面的男子,侧颜划过她的视线。

    她目送那辆车拐入右侧路口,璃沫的视线也跟着进入右侧路口。

    绿灯马上又要变红,过马路的人几乎已走完了,就剩傅兮还傻愣愣杵在那儿。

    骤然,一道轮胎擦地声划破天际,璃沫回眸,一辆车直闯红灯,朝傅兮撞了过去。

    “小兮——”

    璃沫箭步冲上去,傅兮被叫回了魂儿,黑色的车带着杀意,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傅兮瞬间血色全无,忘了反应。

    车子距离一寸时,傅兮腰上猛然一紧,璃沫揽住了她,与车头堪堪擦过,旋转好几圈,才稳住脚步。

    璃沫望着那辆车消失成点,车牌号映入了她的脑中。

    车道上虽然已经绿灯了,但两面道路没有一辆车行驶,仿若整个世界凝滞,人们从刚才的惊险中尚且回不过神。

    直到交警们跑过来,凝滞的画面才沸腾,群众们开始指指点点,车里的人纷纷伸出头往外望,一部分交警指挥交通,另一部分带走了傅兮和璃沫。

    傅兮还懵懵愣愣的,脑子空白,嗡嗡响,璃沫着急心切,破口大骂:“过马路走个屁神?你他妈活够了是不是?!”

    傅兮觉得自己处于空寂的宇宙中,师傅的声音恍恍惚惚传来,她渐渐清醒过来,有了知觉,盯着璃沫,哇地一声哭了。

    刚那一刻,真感觉被死神攫住了,那种真实的恐惧、绝望难以形容,傅兮白着脸蛋,心有余悸。

    璃沫无奈叹息,将她拥入了怀中,轻抚她小脑勺。

    警察做了笔录,并提出会查出那辆逃逸车辆,璃沫什么都没说,只淡淡应了声。

    这很明显是一起谋杀,简单粗暴,就是冲着傅兮来的。

    两人出了警局,走在街上,傅兮已经止住了哭泣,只是眼睛还红着,挂着泪珠。

    璃沫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她,傅兮点点头,说:“师傅,谢谢你救了我,这事儿你不用再麻烦,我告诉我哥,告诉我姐,恁死他丫的。”

    傅兮嘟着嘴,声调软糯又可怜,璃沫好笑,傅兮这才想起问:“师傅,你救我有没有受伤啊?”

    刚才那么凶险,有没有擦伤什么的?

    傅兮上下打量她,拉着她转圈圈,璃沫哭笑不得,摁住她的手,“要是知道自己会受伤,我还会扑上去救你吗?”

    傅兮登时噎住,委屈地瞪了她一眼。

    璃沫笑出声,“话说,你刚刚看什么呢看那么出神?命都不顾了?”

    傅兮俏脸一红,垂下头,璃沫挑眉,这是什么反应?

    ……遇见情哥哥了?

    镇定了下,傅兮挺起胸脯,高声反驳:“什么都没有!”

    她才不会告诉她,自己望见了一位黄发少年。

    璃沫切,我信你个爸爸。

    “那你呢?你刚才也不是老盯着一处看?”傅兮不服,喊师傅她都听不见。

    璃沫:“我在看我弟。”

    傅兮小声回嘴:“我也在看我弟。”

    璃沫:“……”

    这天没法儿聊了。

    那辆拐入的车,在女孩即将被撞的刹那,一脚刹车停了下来,车子滑出去好远。

    驾驶位上的少年捂着心口,木木注视前方,我这是怎么了?

    怎么突然心这么慌?

    他不由自主回头望了一眼,车水马龙,什么都有,又什么都没有。

    他失笑,摇摇头,一定是昨晚学习太用功,产生错觉了。

    **

    两人是乘公交回公司的,一下车,一个身影就冲过来,抱住了璃沫。

    璃沫有一时的怔然,伸手推他,“你干、干什么,这么多人……”

    慕野钦抱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用力,璃沫骨头都要被他勒断了。

    “沫沫,我没有。”他瓮声瓮气,听着怪让人心疼的。

    “什么没有?”璃沫搞不清状况,“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慕野钦放开了她,她正要开口,头一痛,变成了念白。

    念白脸上便没有那么多疑惑了,看着他,浅浅一笑,“你回来了。”

    慕野钦握住她的手,急于解释:“小白,那些视频,我没有,我没有做过……”

    “我知道,”念白平静地打断他的话,“u盘是我从邬季那里搜刮来的,你看怎么处理。”

    慕野钦欣喜而笑,“小白,你相信我?”

    念白抽了两下手抽不出来,很无奈,“不是。”

    “嗯?你不信我?那你认为我是清白的?”

    “那女人太丑了,我觉得你应该看不上。”

    慕野钦:“……”

    张口无言。

    虽然女人什么样子她没看清,但单看身形,她就知道,自己若是个男人,也绝对瞧不上那款的。

    现在看来,慕野钦眼光与她不谋而合。

    “现在可以放手了吗?”念白声音柔柔,却莫名透着股威慑力。

    慕野钦讪讪放了手,对待念白,他不会像对璃沫和惟冰那样肆无忌惮,而是比朋友亲近,却无形保持着几分距离。

    慕少也是逗,提刀砍他、拿枪射他的老婆他不怕,却怕温柔的能掐出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