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斗罗神榜:我被梦红尘偷听心声! > 第2帅43章 周水牛元帅驾到
    第243章 周水牛元帅驾到

    徐青枫掀开帐篷的帘子,一脸无语地走了进来。

    在上官冰儿去请辞之前,因为周维清的愚蠢,导致徐青枫和周维清是天珠师的身份全部暴露了。

    天弓帝国突然冒出来了两名天珠师,这绝对是足以震惊全国的大事件。

    但本着事出反常必为妖的原则,上官冰儿一开始自然是很怀疑两人的身份。

    但很快,这个怀疑便不攻自破。

    毕竟对付天弓帝国这样一个小国,派出两名天珠师来当卧底的话,未免有些太夸张了,能够拥有如此底蕴的国家要是想要对付天弓帝国的话,恐怕只是动动手指就够天弓帝国受的了。

    所以这样来看,徐青枫和周维清应该不是坏人。

    既然不是坏人的话,那就更要问清楚身份,然后培养他们成为天弓帝国的栋梁。

    “说说吧。”上官冰儿看着眼前英俊潇洒的徐青枫,努力地装出一副严肃地样子。

    清秀俊朗,身材高大,又是天珠师...

    这几条似乎完美地符合了上官冰儿对于理想中另一半的要求。

    说说...

    说说就说说!

    既然已经暴露了的话,那徐青枫也不想藏着掖着了。

    本来他在斗罗大陆上已经是巅峰级别的存在了,现在来到这浩渺大陆还要隐隐藏藏的,徐青枫自己也很难受。

    “徐青枫,四珠下位天尊,身份保密。”

    徐青枫很简单地先介绍了一下自己,其实他也不能算是藏着掖着不说,毕竟他的身份如果说出来的话,对于上官冰儿来说,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听到徐青枫这样说,上官冰儿刚想开口,但徐青枫接下来的话让上官冰儿大吃一惊。

    “我兄弟周小胖,本名其实是周维清,周水牛元帅之子,你应该有印象吧。”

    徐青枫毫不犹豫地就把周维清给供了出来。

    反正本来暴露了周维清的真实身份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现在暴露出来还能帮徐青枫转移视线。

    而且身份暴露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周维清造成的。

    徐青枫这么干,没毛病!

    “周维清...”上官冰儿虽然不记得周维清的模样的,但是周维清这个名字上官冰儿还是记得的。

    “他不是一个天生经脉闭塞,无法修炼天力的...”上官冰儿及时刹车,把“废物”两个字给憋了回去。

    虽然是事实,但毕竟这么说出来的话似乎有些冒犯周水牛元帅。

    “以前是,但现在不是了。”徐青枫回答道。

    周水牛元帅之子,天珠师...

    上官冰儿在心中快速思考道。

    一个天生经脉堵塞之人,突然觉醒本命珠...

    不想着立刻暴露自己,反而来参军,试图证明自己?

    周水牛元帅之子...

    这几条看似有些难以置信的信息摆放在一起的时候似乎就变得非常的合理了。

    而且在军营中冒充周水牛之子,这么蠢的事情应该一般人都干不出来的。

    “此事事关重大,我会立刻通知周水牛元帅,如果你们胆敢冒充身份的话,军法处置!”上官冰儿这次真正地很严肃地说道。

    徐青枫耸耸肩,不可置否。

    接下来的几天之内,徐青枫和周维清被半软禁了在军营当中。

    说是半软禁,实际上是因为这纯属是他们自己乖而已,如果他们想跑的话,两个天珠师跑的话还是很轻松的。

    至于周维清那边,徐青枫自然是把事情都告诉了他。

    而周维清在听到自己老爹要来之后,差点没吓跑了。

    经过徐青枫的安抚,周维清也意识到了自己身为天珠师的身份,现在已经能够在自己老爹面前站住脚了。

    三天后。

    上官冰儿,萧如瑟,周维清和徐青枫一同前往面见周水牛。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了第五联队中军大帐外,这还是徐青枫第一次来到这种级别的中军帐,这巨大的帐篷是用熟牛皮制成的,里面有精钢骨架,足以容纳上百人在其中议事。

    大帐门帘向两侧掀起,萧如瑟停下脚步,高声道:

    “三营,萧如瑟,报道。”

    “三营,上官冰儿,报道。”

    听着她们俩在那里喊,周维清偷眼向大帐内看去,这一看不要紧,顿时吓得他魂飞天外。只见那大帐正中端坐一人,此人身如铁塔,看上去五十多岁,古铜色的肌肤下隐隐有光晕流转,国字脸,一双虎目,鼻直口方,虽然是坐着,也能看得出他那身躯的魁伟。

    坚如磐石般的肌肉将一身黑色劲装完全撑起,双目炯炯有神,一双黑眸中散发着幽深的光泽。

    这张脸,周维清看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可不正是他那位无比强悍的老爹,天弓帝国第一强者,周水牛,周大元帅么?

    虽然知道自己的父亲会来,但周维清依然是很害怕。

    在周大元帅两侧,恭敬的站着第五联队长高升以及副联队长钱战天,两人此时哪像是统帅一个师团的高级将领,站在两侧连大气都不敢喘。

    “进来吧。”周大元帅浑厚的声音响起。

    萧如瑟和上官冰儿两人听到周大元帅的话,赶忙上前,走入大帐之中,而此时,周维清则是跟在徐青枫的身后,低着头不敢抬头看自己的老爹。

    “小兔崽子,给我老老实实站到一边去!”还没等周维清低头三秒,周水牛的怒骂声就响了起来。

    听到周水牛的声音,周维清就像霜打的茄子一般,低着头,蔫头耷拉脑的走到了一旁。

    萧如瑟自然是猜到这一切的发生,并没有什么表示。

    周大元帅目光重新回到上官冰儿身上,顿时变得温和了许多,“冰儿,说说看,为什么不想做这个营长了?”

    上官冰儿低着头,道:“元帅,冰儿才疏学浅,从未曾学过真正的带兵之道。无法胜任营长这样重要的职务。我不怕死,身为一名军人,如果能够战死沙场,那无疑是最好的结局。但是,我却不能看着我的伙伴们因为我的指挥不利而白白死去。所以,请元帅撤了我这营长的职务吧。萧队长比我更胜任。”

    周大元帅微微一笑,道:“很好,你没有让我失望。”上官冰儿一愣,不禁抬头向周大元帅看去。

    周大元帅站起身,缓步走到她面前,微笑道:“当初,我和陛下商量后,不顾陛下反对,依旧把你放到军营中来,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上官冰儿茫然摇头。周大元帅道:“因为,军营是一个最锻炼人的地方,既然你选择了做一名军人,那么,所有的一切都要从军营开始。只有经历过军营中的一切,真正见到过鲜血流淌,见到过战士们的生命在你面前逝去,未来的你,才会更知道该向什么方向去努力。你的辞职我同意了,不久的将来,当你重新回到军营的时候,依旧要从一名营长坐起。那时候,我相信,你绝不会再向我说出辞职二字。”

    说完这番话,周大元帅重新走回主位坐下,威严的沉声道:“上官冰儿听令。”

    上官冰儿单膝跪倒,“属下在。”周大元帅道:“准许上官冰儿辞去第五联队三营营长职务,营长之位由萧瑟接任。明日一早,上官冰儿返回天弓城,前往天弓营报道。”

    听到天弓营三个字,上官冰儿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再抬头看向周大元帅的时候,美眸中已经尽是无法抑制的喜色。

    周大元帅眼含深意的道:“天弓营是一个更锻炼人的地方,这一次,你没有后退的机会,明白么?”

    上官冰儿眼中流露着兴奋,甚至是狂热的光芒,“多谢元帅成全,不论付出多少代价,我都一定会努力成为一名天弓营的成员。”

    周大元帅点了点头道:“好,那你就去收拾东西吧,明天一早出发。”

    “是。”恭敬的答应一声,上官冰儿站起身,看了一眼旁边的徐青枫和周维清,这才告辞而出。

    上官冰儿一走,周大元帅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黑的像锅底一般,向站在两侧的高升、钱战天以及下面的萧如瑟道:“你们先下去吧。没我的吩咐,不许任何人打扰。”

    两位正负联队长按说在天弓帝国军界也是高层将领了,但对于周大元帅的命令却没有半分的迟疑,同时恭敬的答应一声,转身而去。萧如瑟也是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周维清之后随即退下。

    此时,这中军大帐中就剩下周大元帅、周维清和徐青枫三人。

    “小兔崽子,滚过来。”周大元帅怒喝一声。

    “哦。”周维清一脸郁闷的走上前,可还没等周维清说什么,周大元帅却已是极其彪悍的迎面一脚踹来,砰的一下,踹的他倒飞而出,一直冲出五、六米,在地上打了个滚才趴在那里。

    “嗯?”周大元帅一脚踹飞周维清时,眼中流露出一丝讶异之色,因为他发现,自己一脚踹中儿子的时候,周维清身上似乎有一股绵软却极具韧性的力量卸掉了不少力量。

    周维清趴在地上,却已是痛哭流涕,“老爹,我错了。怎么说我也是你亲儿子,你看在娘的份上,轻点行不?”

    周大元帅冷冷的道:“你还知道你娘?你娘都快被你气死了。少趴在那里装蒜,滚起来。”

    周维清当着老爹的面可不敢装的过了,一翻身爬了起来,头上的风帽也掉了。一脸委屈的偷眼看着老爹,那样子,简直就像个受气包。

    “我听上官冰儿说,你现在是天珠师了?”周水牛黑着脸看着下面的周维清说道。

    这一下,周维清可是挺直了腰杆,心中暗想,终于可以在老爹面前扬眉吐气了,嘿嘿一笑,道:“是啊老爹,你儿子现在已经是一名天珠师了。”一边说着,周维清露胳膊挽袖子的露出双手手腕,天力一动,冰种翡翠体珠、变石猫眼意珠同时出现在手腕之上悄然旋转。

    看到周维清双手手腕处的本命珠,周大元帅先是一愣,紧接着,脸色刷的一下就沉下来了,怒喝一声,“混蛋。”

    “啊?”周维清被老爹骂愣了,心道,我都是天珠师了,怎么还骂我?

    “小王八蛋,你冒充天珠师就算了,意珠还装成蓝绿色猫眼,冒充你也冒充的像一点,还能让老子高兴两分钟。我抽死你。”

    一边说着,周大元帅已经是一步上前,一巴掌就朝着周维清头上抽了过来。

    也难怪周水牛不相信,先入为主的念头实在是太深刻了,为了儿子不能修炼这件事,他痛苦了十几年,根本就没去探查周维清是否有天力,瞬间就下了定论。

    更何况在白天呈现为蓝绿色的变石猫眼那么奇特,他根本就没往变石猫眼上想。

    这一巴掌愤怒中抽过来,用的力气可是不小。

    不过,必竟是父子连心,巴掌到了半途,向下略微移动了一下,目标变成了周维清的肩膀,不然的话,这一巴掌抽脸上,周维清就要改名叫周无牙了。

    虽然周维清表面憨厚,但周水牛可深知自己这个儿子的无赖与狡猾,所以当上官冰儿上报了消息之后,周水牛的第一反应就是周维清这小子拉了个狐朋狗友一起撒谎来着。

    看着周维清被一顿怒骂,徐青枫在旁边忍不住憋笑。

    “笑什么?我让你笑了吗?”看着表情古怪的徐青枫,周水牛也是气不打一出来,作为天弓帝国的元帅,周水牛的治兵一向严厉。

    现在徐青枫一个新兵竟然敢在元帅面前偷笑,这是周水牛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

    而且在周水牛看来,徐青枫应该是周维清交的狐朋狗友。

    看着徐青枫被自己的老爹骂,周维清心中一惊,连忙说道。

    “老爹老爹,你先听我说完,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本来打算去星辰森林里洗个澡,谁知道,却碰上了也来洗澡的公主。这真是个巧合啊!那帝芙雅刁蛮骄傲,根本不听我解释,还用她的意珠技能攻击我,差点就让你老人家断子绝孙了。”

    “那你就跑了?”周大元帅冷冷的道。其实,对于那天的情况,帝芙雅眼看事态严重,根本不敢有所隐瞒,所以周大元帅也是知道的。

    如果不是错不在周维清,刚才可就不只是一脚了,以他的脾气,早就揍的周维清变成周小胖了,不,很可能肿的像周大胖。

    周维清委屈的道:“我敢不跑么?天知道那帝芙雅回去会怎么说,这要是倒打一耙,以您老人家的脾气,还不打断我的腿?为了您未来的孙子着想,我这条小命还是留着好,于是我就想出去闯荡一番,要是能有点成就呢,回去不也让您脸上有光么?正好碰到招兵,我就参军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