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 > 第九百二十九章 戳气球
    “怎么突然这么大方了?”

    “你送了车,我给点钱怎么了?”

    “我什么时候说送车了。”

    “你没说,我帮你做主了。”

    “你开心就好。”

    兄弟俩刚准备回综合部,手机同时响起,两人同时叹了口气,朝着两个方向走去。

    “梨儿~”

    “娘娘啊!”

    同时电话来查岗,兄弟俩各自拿着一个电话,挥手告别,脸上都带着几分生无可恋的样子。

    苏亮下楼,李梨在等她。

    韩谦上楼,娘娘在传唤。

    推开办公室的门,韩谦露出半张脸偷偷的瞄燕青青,夜叉娘娘瞥了韩谦一眼,皱眉道。

    “老夫老妻的没看过?偷偷摸摸的做什么?”

    推开门,韩谦嘿嘿笑道。

    “每次看你都会被你颜值惊艳,我发现了啊!仔细端详你比温暖要好看一点点。”

    燕青青嗤笑道。

    “这话你在她面前说一句试试?不用你说,我对我的颜值有绝对的自信,就是个子矮了点儿,你说,咱们俩的孩子会不会随我啊!”

    韩谦坐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笑道。

    “我妈个子也不高啊,我这不还行么。”

    燕青青无情的打击。

    “你这178的身高算是勉强合格吧,蔡青湖要比温暖还要高一点点,她穿平底鞋都和你一样高了,你快别沾沾自喜了。”

    “你就不能夸夸我?”

    “说出你的优点。”

    “我睡觉不打呼噜。”

    “一起睡个午觉去?”

    韩谦又怂了,看了一眼自己的熊掌,叹气道。

    “心有余,力不足。”

    燕青青撇嘴鄙夷。

    “怂!我看你能怂到什么时候!要是让我知道你偷偷吃了哪个姑娘,呵!”

    啪!

    一把剪刀拍在了桌子上,韩谦被吓得身子一颤,脸色有些苍白,低声呢喃。

    “你也等我身体好的啊!咱要孩子不得选个良辰吉日么,对吧!挺重要的事儿呢。”

    燕青青撇嘴怒道。

    “没事,我能憋!”

    “你哪吒他妈啊?到时候孩子呱呱落地,咱俩谁带?”

    “韩谦你来给我添堵来了?”

    聊着聊着,燕总的脾气就来了,走到韩谦身前,骑在韩谦的身上,把这个钢铁直男的双手举起,随后伏下身子印在了他的嘴唇上。

    一阵缠绵,燕青青红着脸看着韩谦,随后夜叉娘娘抓过韩谦的手腕咬在口中,双手抓着韩谦的右手,韩谦慌了。

    “哎哎哎?你干啥玩意!”

    燕青青咬牙道。

    “挺大个老爷们,两个月了这手指头还没好?你糊弄洋鬼子呢?他们几个心疼你,不舍得碰你,我可不惯着你,你在动我现在就生孩子!”

    韩谦不敢反抗了,他真的挺害怕惹恼了夜叉娘娘。

    没过多久,韩谦的两只手解放了,燕青青轻轻戳了一下韩谦的手指头,下一秒韩谦跟杀猪一样惨叫,燕青青慌了,连忙道。

    “很疼啊?”

    韩谦趴在沙发上对着燕青青眨了眨眼。

    “不疼啊!”

    燕青青一巴掌抽在韩谦的屁股上,怒道。

    “那你叫什么叫。”

    “我吓唬吓唬你嘛~真的想要孩子了?”

    燕青青点了点头,下一秒韩谦拉着燕青青的手,低声道。

    “走!回家生孩子去。”

    这一下轮到燕青青慌张了,可韩谦真的不像是在开玩笑,拉着燕青青的手出了办公室,此时此刻燕青青还有点慌张,韩谦也知道这件事情不能在拖下去了,拉着燕青青直奔她的家。

    进房间,整理被褥,燕青青红着脸僵在原地,整理了床铺,韩谦转头看着呆呆的燕青青,疑惑道。

    “愣着干嘛?你先洗还是我先洗?”

    “我··我··我先洗。”

    嘴皮子上不让人的燕青青此时此刻显得很是慌乱,磨磨蹭蹭的走进卫生间,结果没过两分钟,燕青青裹着浴巾出来了,随后哇的一声就哭了。

    夜叉娘娘哭了?

    这是韩谦万万没想到的,连忙上前安抚,夜叉娘娘抱着韩谦哽咽道。

    “对不起。”

    “没事,没事,咱们不急。”

    “我急,但是我来大姨妈了,提前了!”

    嗯····

    韩谦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抱着燕青青上了床,随后也钻进了被窝,右手放在了燕青青的小腹,轻柔道。

    “不急,不过是三五天的事情而已,本来也是一起睡个午觉嘛。”

    燕青青翻过身看着韩谦的眼睛,随后一枚香吻送出,燕青青低声道。

    “对不起。”

    韩谦稍稍用力把燕青青搂在怀中,柔声道。

    “所有人都可以说对不起,唯独我女王不允许道歉。”

    燕青青又哭了。

    “哇!!韩谦你太阴险了,你对我这么好,我就不忍心去把你身边的小狐狸精都杀掉,你太阴险了,嗯?你爪子放哪呢?”

    “摸摸,摸摸,把我挑逗这样,我还不能收点利息了?”

    几秒钟后,燕青青眉目含春发出一声嘤咛,这一下韩谦不淡定了,把燕青青紧紧的搂在怀里。

    “睡觉睡觉。”

    燕青青小手却是没有闲着,低声道。

    “我看过那种片子,其实··其实手也可以。”

    “嗯?”

    早上的内裤保卫战胜利,可这中午的就溃败了。

    ··········

    童谣拉着季静在商场逛逛逛,买衣服,买首饰,一起给韩谦挑选睡衣,内衣,总之是拉着季静一直在走,然后还买了两个冰激凌,童怪物不吃,一脸憨笑的看着季静傻笑。

    吃着冰淇淋的季静无奈的看着童谣。

    “童怪物你到底要干嘛啊?又是拉着我逛街,又是吃冰淇淋的,你这样让我心里很不安。”

    童谣双手托着下巴憨憨笑道。

    “没事儿啊,就是好长时间没看你了,想你了嘛~波波啊,想吃什么?姐姐亲手下厨,绝对不比酒店的厨艺差。”

    季静微微皱起黛眉,随后笑道。

    “富贵茄子,樱桃肉,茄盒,嗯··在来个乌鸡汤吧。”

    听着这几个菜名,童谣的脸垮了下来。

    “你故意的吧?这三个菜做起来超级麻烦,波波啊!”

    “我有名字。”

    “徐娘啊。”

    “做不做!”

    “做!干嘛不做,今天还要和你喝点,不是说你季静千杯不醉么?”

    “买酒去!买白酒!你花钱是吧?”

    童谣点头,随后季静就拉着他去了烟酒专卖,选最贵的酒,还给韩谦拿了两条烟,结账的时候看着四千多的发票,童谣的心都在滴血。

    但是为了···

    值!

    到了季静家,童谣推开韩谦房间的门,看着这个专门为韩谦打造的房间,童怪物感叹道。

    “韩谦是真的掉在你的温柔乡了啊!你对他也太好了吧?”

    季静躺在沙发上轻声道。

    “男人就喜欢这些,既然喜欢,我就满足他呗,你可以看,床不能躺。”

    童谣撇嘴回道。

    “咋?担心你们俩滚床单的时候想起我?”

    “你恶心不?”

    不理会季静的话,童谣走进房间直径走到床边的抽屉,开口喊道。

    “你这电脑不错啊,啥时候也给我配一个?不便宜吧?”

    “他不是喜欢在燕总那打游戏嘛,我以为他喜欢玩,就买了这个,花了两万多,他一共玩了不到一个小时,你什么时候做饭?我饿了。”

    “急什么啊,我看看这个模型啊,我就看,不碰。”

    季静信了童谣的鬼话,别看她是老师,可是这嘴里的话是一点都不能信,这怪物看着抽屉里的套套,嘴角浮起一抹冷笑,下一秒一根银针出现在了她的手里,对着包装袋刺去,心里嘀咕。

    “让你安全!让你捣乱!嘿嘿,波波徐娘,小韩谦你们俩别怪我啊,我可是为了你们好啊。”

    拿针戳套套!

    这种阴损的事情可能只有童谣能做的出来,当然她也付出了代价。

    做了四个菜,季静给她灌了半瓶白酒,童谣罪的不省人事,随后季静慌了,她不想碰童谣,一点都不想碰,但又不想把她就这么晾在餐桌上。

    找虞诗词?

    不熟悉!

    温暖?

    也不行,看见这个房间,她··她肯定就不走了。

    杨岚那边似乎有事情在忙,小北北和人打架了。

    思来想去,最后就剩下韩谦一个人了。

    拿出手机拨通韩谦的号码,等了很久电话才被接通,韩谦迷迷糊糊的开口。

    “怎么啦?”

    季静弱弱的问道。

    “大侄子你在睡觉嘛?内个,你来帮个忙呗,我不小心把童谣灌醉了,我··她··我不想碰她。”

    韩谦无奈笑出了声音。

    “哈~估计一会就醒酒了吧?童谣也就能喝点啤酒。”

    “我给她灌了半瓶茅台!”

    噌!

    韩谦猛然坐起身子,低声道。

    “你等我过去。”

    韩谦起身惊醒了燕青青,往日里暴躁跋扈的燕总此时像个慵懒的小猫一样,慵懒问道。

    “季静怎么了?”

    韩谦穿着衣服无奈道。

    “她给童谣灌了半瓶白酒,这会童谣醉倒了,她还不想碰童谣,又不想让她在饭桌上睡,我过去一趟,你晚上去我妈那边吃?大姨妈就在家休息几天,公司那边我去帮你盯着吧。”

    “嗯~我知道了,我在睡会,晚上去妈妈那边,如果童谣醒了也一起回家吧,虞诗词也不一定能照顾的了,我作为韩家的大媳妇,心胸要宽广!”

    “最爱你了。”

    韩谦穿上衣服出了门,打车到了季静的小区,进门的时候看着季静带着手套满脸的纠结,韩谦脱下鞋子对着季静的脑门敲了一下,随后抱起童谣,然后韩谦愣住了,转头看向季静。

    季静捏着衣角纠结了好久,随后无力叹了口气。

    “我房间吧,我在换被罩就好了。”

    韩谦抱着童谣进了卧室,出门的时候轻声道。

    “换被罩你要是让她知道了,估计又要和你吵···”

    嗯?

    此时韩谦才发现季静就穿了一条睡裙,而且下摆带着蕾丝,胸前花边搭配丰满的胸脯,随后韩谦脑海里出现了和燕青青在床上的画面。

    原本就有一股还没有消散的火儿呢,对着季静嘿嘿一笑,季静当即红了脸,低头小声道。

    “家里有人呢。”

    韩谦上前抱起季静走进他的房间,把如花似玉的季大妈扔到床上,随后脱下衣服上了床,一阵缠绵,季大妈红着脸低声道。

    “那个。”

    “好。”

    韩谦伸手在抽屉里一个小方块,入手的时候感觉有些滑滑的,韩谦只当做了刚才抱季静的时候碰到了饭桌的盘子,完全没想那么多。

    韩谦的房间春色弥漫。

    季静的房间童谣睡的天昏地暗,熟睡的时候,她的嘴角浮现一抹微笑,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好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