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陆少的隐婚罪妻 > 第338章 有什么重要的3事瞒着她
    季夜白几乎是龇牙咧齿般的看向他:“别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

    “要不是你那个原配把我妈的视频弄得全网都是,雇人去羞辱她,她不会自杀,都是那个女人害得。我已经答应了不争陆家的财产,我也从来没要过陆家的身份,她为什么还是对我赶尽杀绝?”

    “陆明博,你听好了,从今往后,我不会再退让,我会拿走我应得的那一份。”

    陆明博看着他,语调低沉:“如果你想回到陆家,我会公开证明你的身份,也会承认我们之间的关系,让你认祖归宗。”

    “但是陆家的一切,是爸留给见深的,你不能拿。”

    “呵……”季夜白可笑的盯着他:“那我们就拭目以待了,我会有属于我的办法。”

    一直到急救室的灯熄灭了,夏柔脱离了生命危险,陆明博才离开。

    他回到家时,云舒,陆见深和南溪正围着圆桌吃饭。

    见到云舒,他眸眼冷冷的扫过去:“你跟我上来一下,我有话和你说。”

    南溪立马担忧的看向云舒:“妈……”

    云舒眼神柔和的安慰道:“没事,你们吃饭。”

    很快,她就起身跟着陆明博上去了。

    楼下,南溪和陆见深哪里还有吃饭的心思。

    “见深,我很担心妈,爸肯定是去医院看过夏柔了,他现在一副要向妈兴师问罪的样子,要不我们去劝劝。”

    陆见深摇了摇头:“妈的性格很要强,她既然决定了上去关上门处理,就是不希望我们插手,我们上去反而会让她有所顾虑。”

    “那我们就这样干等着吗?”

    “你上去休息,我在他们门外等着,万一情况不好,我随时会进去。”陆见深说。

    南溪点点头,她深知这是现在最好的办法了。

    二楼的办公室里,陆明博一脸愤怒的看向云舒:“那个视频真的是你让人发到网上去的?”

    “你问了,就代表你已经相信了,既然你已经相信了,又何必多此一举,再跑来问我呢?”

    “这不是小事,她自杀了,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她真的死了,你是要背负一条人命的?”

    “我问心无愧。”云舒冷冷的看着他回。

    “云舒,你平时想怎么闹,我都忍了,但你为什么非要去惹柔儿呢?这些年她向来安分,从来没有去找过你的不是,你怎么就容不下她呢?”

    “她安分守己?”云舒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陆明博,你好好睁开你的眼睛看一看,你口中娇小柔弱,温柔善良的女人本事厉害着,不仅觊觎了南溪手里的股份,就连整个陆家都想占为己有。”

    “陆家,是爸留给见深的。我说过,她和她那个孽种休想分走一分钱。”

    “什么孽种?那也是我的儿子,你说话放客气一点儿。”

    突然,砰的一声,陆明博的手直接扇到了云舒脸上。

    门被推开,陆见深快速走到云舒身边,同时扶着她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然后,那双犀利的眸子落在陆明博身上:“我一早就说过,这个家不欢迎你回来,你如果想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我们也不会阻止。”

    “但你若是想因为她伤害我妈,先问问我这个儿子同不同意。”

    陆明博看着云舒,嘴唇疯狂的蠕动着。

    见她的脸颊迅速红肿了起来,他一副懊恼,欲言又止的样子。

    “对不起!”

    终于,他开了口道歉。

    只不过,云舒和陆见深都没有理会这句话。

    陆明博落了个没趣,自己落魄的离开了。

    一周后,夏柔醒了,她一副虚弱的躺在病床上。

    季夜白看着她,满脸心疼。

    “妈,对不起,以前都是我太懦弱了,是我没有能力保护好你,你放心,从今往后我一定会保护好你。”

    听到这些话,夏柔激动的落下了泪。

    “好好,我儿长大了,那妈妈就不用那么操心了。”

    知道夏柔醒来,南溪还长舒了一口气。

    因为万一夏柔真的没救回来,季夜白肯定会疯狂报复陆家。

    现在夏柔醒了,可能情况会好一些。

    然而,南溪还是过于乐观了。

    夏柔出院的当天,季夜白就给了她和整个陆家一份大礼。

    午休完,南溪醒来,刚要去拿手机,却发现手机不翼而飞了。

    她里里外外都找了一圈,结果都没有看见。

    意外的是,这时,陆见深也回来了。

    见到他,南溪立马开口:“见深,我手机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你快帮我找找。”

    “手机吗?什么时候不见的?”

    “就是睡了一个午觉就不见了,我明明记得睡觉前还放在枕头下面的。”

    “是不是记错了?”陆见深揉了揉她的头发,温柔的问。

    南溪用力的想了想,然后肯定的说:“不会的,我睡觉前还玩儿了的,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就不见了呢?”

    “那就先不找,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可好?”

    “什么地方?”

    “朋友新开的一个度假山庄,那里远离闹市,环境清新,空气也好,你这段时间太紧张了,陪你去那里好好放松一下。”

    “可你最近好像很忙,每天都早出晚归的,你有时间吗?”

    “现在送你去,你在那儿玩,过几天我再接你回来,怕你无聊,我让人把你同事也接去了。”

    “婳婳吗?”南溪问。

    “嗯。”

    陆见深说完,十分钟后,他就牵着南溪的手上了车。

    家里的佣人也很快把打包好的东西放进来后备箱。

    南溪看着大家忙进忙出,井然有序的样子,不知为何,心里忽然有种十分不好的预感。

    可具体是什么,她又说不出来。

    这时,陆见深的手机响了。

    “等下,我接个电话。”他说。

    然后起身下了车。

    他起身的瞬间,南溪发现一个手机从他裤兜里滑了出来。

    “见深,你的……”手机。

    口中的话还没说完,她就意识到眼前的手机格外熟悉。

    再仔细一看,那根本就是她自己的手机。

    可是?

    她的手机不是不见了吗?

    为什么?

    怎么会在他那里?

    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南溪已经敏锐的感觉到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在瞒着自己。

    今天更两张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