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舌尖上的旅行 > 第16章 洱海日出,温柔明洱亮
    清晨,于这苍山洱海人间仙境中醒来,柔软的时光里,细细洒落着早秋的嫣然。

    林深鹿在天还没有全亮的时候睁开了眼。

    又是一个美妙的夜晚。

    揉了揉睡成鸡窝的头发,林深鹿轻轻的打开了电脑,放上一首歌。

    “早安……

    这温暖的世界

    温暖的朝阳

    温暖的早餐

    早安

    这可爱的人间

    可爱的鸟鸣

    可爱的你……”

    这首歌太短了。

    短的只有这几句歌词。

    但是林深鹿却很喜欢听。

    基本上每一个开心醒来的清晨,林深鹿都是伴随着这首歌单曲循环的洗漱着。

    很快。

    林深鹿将脸擦好,套上一件连帽卫衣,出门。

    在清晨日出还未升上天空的时候,叫上安慕溪去晨跑。

    轻轻的敲着安慕溪的门。

    林深鹿靠在墙上,等待着。

    “我马上就好。”屋子内倒是很快传出声音。

    这丫头起来的很早呀。

    林深鹿笑了笑。

    从口袋中轻轻的掏出一张纸条贴在门框上。

    “我在楼下等你。”林深鹿说着,然后转身下楼。

    去呼吸一下带着洱海的味道的新鲜空气吧。

    ……

    安慕溪确实起来的很早。

    具体说昨晚就没怎么睡着。

    安慕溪夜里的脑袋很乱。

    乱到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夜里,安慕溪将窗帘拉开。

    她希望洱海的第一缕阳光可以照到自己。

    慢慢睡去之后没多久,安慕溪似乎察觉到了天亮,也似乎听到了清晨的海浪在拍打礁石的声音。

    安慕溪醒了。

    简单的洗漱,她记得昨晚林深鹿说要和自己去晨跑。

    可是自己从没有这样的习惯。

    算了。

    去看看吧。

    毕竟是来到洱海,不看一下清晨的洱海怎么行呢。

    安慕溪劝说着自己,然后换着衣服的时候正好林深鹿来敲门。

    而安慕溪整理好自己后,开门的瞬间,却被从门框上贴着的一张纸吓了一跳。

    不过,当看到纸上还写着字的时候,安慕溪长出一口气。

    这个家伙就会弄这些小玩意。

    自己又不是年少无知的小女孩。

    看看他写了什么?

    早安,愿你在每一个清晨醒来,阳光很暖,风很甜,所有的美好与你相遇。

    安慕溪不由自主的嘴角笑了笑。

    将纸条撕下来放回屋子的桌子上。

    这个家伙,字写得还很好看。

    出发。

    ……

    林深鹿安静的看着还没全亮的天,还很安静的洱海。

    磻溪村s弯果然是网红公路,这个时候不仅仅是自己,还有三三两两在这等待风景的人。

    林深鹿轻轻掏出手机拍了一下还没爬上来的日出。

    那天边的山顶是一片氤氲的橘红色。

    将浅浅的几条云染成了非凡的颜色。

    林深鹿拍好后写上一段文字。

    日出尤其温柔,人间皆是浪漫。

    发朋友圈!

    ……

    “这洱海的日出太美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林深鹿的身后传来安慕溪的声音。

    “是啊,山海远阔,人间烟火,都不及这一刻的唯美风景。”林深鹿如是说着。

    林深鹿看了看时间,此刻还不到七点。

    天是蒙蒙亮的,温度很清凉。

    嗯,符合安慕溪的人设。

    清冷的人就该呆在清冷的环境里。

    “现在也就十三四度吧,你冷不冷?”林深鹿问道。

    安慕溪摇了摇头。

    还好自己带了一身日常的衣服和鞋子,方便晨跑……或者说散步。

    今早的安慕溪不算厚且宽松的衣服和裤子。

    整体身材修长,该凹凸的地方却也相得益彰。

    这种身材就是衣服架子,穿什么都好看。

    只不过这妹子似乎没有扎头发的习惯。

    长发依旧潇洒的飘荡在肩上。

    样子清冷中带着飒爽。

    林深鹿叹口气,将连帽卫衣里面带着的鸭舌帽拿了出来。

    然后调整了一下松紧,直接扣在了安慕溪的头上。

    “带上吧,省的一会跑起来头发轻舞飞扬……”林深鹿不管安慕溪的是否愿意直接扣上了。

    安慕溪想了想倒是没拒绝,正了正帽子笑道:“你还知道轻舞飞扬?”

    “是呀是呀,第一次密切接触……啊不对,是亲密接触,可惜我不是痞子蔡!”

    “哈,那还真是个痞子,痞子鹿!谢啦!”安慕溪笑着说。

    林深鹿轻哼一声随即说道:“戴帽子的另一个原因吧,其实就是早上还是冷的,带上点防止你感冒发烧,被隔离……然后传染我……”

    这番话被林深鹿原封不动的还给了安慕溪。

    两个人折腾了一会。

    安静的还没复苏的世界隐隐约约的终于开始变换。

    冰冷的潮水似乎开始慢慢的有了温度。

    黎明在慢慢的到来。

    阳光下,碧蓝的洱海在慢慢涌动。

    日出穿透了一切……

    云层,山间,洱海,客栈,公路……

    一瞬间的温暖照耀在人们的脸上。

    明亮,且温柔。

    “跑着!”林深鹿睁开眼睛,将自己被洱海第一束光照射的脸转向了安慕溪。

    安慕溪同样抬着头,闭着眼,嘴角带着幸福的对着日出。

    那第一束光同样反射在安慕溪的脸上。

    这个本身就散发着光彩的女人,一瞬间在阳光下,显得那么迷人。

    这张有着距离感的脸庞似乎也带了一丝治愈的力量。

    呼……

    面朝洱海,花开花落,万物苏醒,虫鸣鸟叫。

    如景长存……光彩的脸庞。

    ……

    安慕溪也随之睁开眼睛。

    这应该是自己多少年来第一次感受日出吧。

    上次看日出是什么时候?

    大概是背着书包去学堂的小时候。

    “跑。”

    ……

    “在成都呆久了,心里充满了那如同背在身上的包裹一般的烦恼,这地方真的好,能让人卸下所有的沉重。”跑了一会,开始慢慢散步的安慕溪说着。

    “其实还好,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独特之处,来之前我也感觉成都太浮华了,我每天一去太古里就感觉自己不像一个活人……可是成都的幸福指数很高的,是个绝对慢节奏的城市,对比上海或者广州,那就算天堂了”林深鹿也笑着说。

    顿了顿,林深鹿继续说道:“所以呀,我们无非是带着一个逃避和离开的心态与大理相处,心情自然舒服,毕竟,这就算是避风港,嗯,温柔乡也行。”